镀锌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镀锌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媒中国或已化身宽松之王近期将有大动作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7:28 阅读: 来源:镀锌板厂家

外媒:中国或已化身宽松之王 近期将有大动作

巴克莱银行近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人民银行可能正在准备宣布一组规模可观的货币宽松措施。

外媒近日刊文称,中国已经成为“量化宽松之王”,并且性质可能正在发生变化。  巴克莱银行近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人民银行可能正在准备宣布一组规模可观的货币宽松措施。  巴克莱银行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常健在这份报告中写道,“我们认为有越来越大的可能性,包括(有针对性的)利率,或者是对存贷款准备金率的下调在内,规模更大的货币宽松措施将会在未来几周内被宣布。”  此外,外媒还援引了渣打分析师斯蒂芬?格林(Green)和Becky Liu的报告,这份报告称:今天早上(5月28日)的《中国证券报》的头版新闻很值得一读。这份由中国人民银行监管的报纸刊载社论文章,描述了有关中国可能如何实施货币宽松措施的想法。该报称,未来相关部门可能会采取如下措施:  ——中国人民银行可能会向商业银行提供更多的‘再贷款’,并有可能会下调再贷款利率;  ——‘有针对性’地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例如针对在中西部地区运营业务的银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等;  ——中国人民银行将购买由中国财政部发行的债券,或购买由铁路建设和社会福利房相关实体发行的债券;  ——在某些地区放宽银行的贷款与存款比率要求。  基本上来说,这只是中国政府在经济增长速度广泛放缓的形势下再次采取的宽松措施。但对于上述第三点,渣打分析师指出:  这是一项根本性的计划——利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来购买由官方实体发行的债券——相当于量化宽松措施。而对于这一点存在一个法律问题,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29条规定指出:‘中国人民银行不得为财政部赤字提供融资,或直接购买或承销国债或其他政府债券。’这是很好的货币治理政策。在中国人民银行监督银行系统资产重组的此前例子中,该行已经创造了一些结构,使其可利用自己的资产负债表来支持政府债券,同时又不违反这条规定。  中国人民银行可能会出于量化宽松的目的而对这些结构进行调整。举例来说,可利用由中国人民银行提供融资支持的中间买方(来购买政府债券)。或者是,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会直接购买由均为非政府实体的国家开发银行或中国铁路总公司发行的债券,而这不会违反上述法律规定。  购买债券将会扩大中国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其结果相当于‘印钱’。这项举措令我们感到吃惊,原因是其比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更加彻底。中国曾批评美国的量化宽松措施为不负责任的货币政策,同时中国国内有关较高水平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担忧情绪普遍存在,在这种形势下采取这样的措施将代表着一种‘急转弯’。  这种政策可能会被解释为拥有一种优势:可为特定的行业部门提供支持,如社会福利房或铁路等,同时又并不等同于广泛的宽松措施。但无论如何,此举仍相当于量化宽松。基于这个理由,我们认为这项政策很可能只有在经济活动出现更加严重的滑坡时才会被采用。  常健认为,下一轮宽松措施可能有三个方向:推出刺激特定行业信贷可用性的措施;降息;或者是降低存贷款准备金率。  降低准备金率将使得各银行被要求在资产负债表上保留的现金规模更低,也就是增加了可供放贷的资金数量。中国人民银行在4月的时候已经降低了部分城镇农村商业银行的存贷款准备金率。  常健据此指出,“在我们看来,考虑到经济内高企的杠杆比例,以及一方面弱势的需求,一方面充裕的流动性,还有对未得到解决的隐含担保和‘道德危机’等问题,相比全面降低存贷款准备金率,降息是一个更好地政策行动。”  但也有其他经济学家认为,中国人民银行不会很快做出任何大胆的政策决定。花旗投资研究部的中国经济学家丁爽认为,中国当局从2014年开始以来一直都在悄然地进行宽松,他认为中国政府会继续以这种风格行事。  丁爽在接受CNBC访问时说,就像过去一样,中国政府更有可能采取针对性的宽松路径。这包括了近期宣布的,在相关行业出现弱化迹象的时候,对政府铁路投资项目的升级。丁爽说,中国放缓中的房地产市场可能是下一个被提振的行业,“可能会有更多措施来支持房地产需求,包括放宽购房的限制,或者是提供更多,可负担性更强的抵押贷款。”

从“放水”到“引水”:货币政策“新常态”?  央行的货币政策似乎悄然发生着一系列有趣的变化:定向降准、再贷款、SLO等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市场普遍认为,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关键时期。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河南时首次提出,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  有分析认为,引导汇率双向波动,堵上被动宽松的闸门,重塑货币政策独立性,继而通过精细化的工具进行定向宽松支持,推动经济结构转型,这就是三期叠加之下的货币政策新常态。  亦有分析认为,货币政策的新常态将由过去“挖坑放水”式的宽货币、总需求管理,转向“开渠引水”式的供给管理,其手段由过去的依赖总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转变为精耕细作的公开市场操作,总体思路还是为了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服务。  “新常态”是2010年世界经济论坛上提出的一个概念。业内人士对货币政策“新常态”的解读观点不一,也引发了激烈讨论。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如果可以用“新常态”来概括这一系列的动作,更多看到的是结构性的调整。过去我们看到的都是总量的变化,比如利率、存准率的变化,现在是针对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方面、结构性问题比较突出的,出现有针对性、有的放矢的货币政策。现阶段央行的思路还是定向、针对性的政策。  温彬认为,当前金融中存在的货币存量大,融资存在结构性问题的特征是相联系的。现阶段,一方面,目前广义货币(M2)余额高达116万亿元,货币存量很大;另一方面,一些急需资金支持的小微企业、“三农”等又不能得到有效的资金满足,并且融资成本高企。银行信贷对实体经济支持方面确实存在一些结构性的问题,所以更多采用定向降准。  他认为,从全面考虑,目前的货币政策总体稳定基调不变,大的方针是不会运用降息、整体性降准的举措,但比较明显的特征是,灵活的、针对性的、局部的还是在放松,态势很明朗。连平认为“新常态”不一定是这个状态,很有可能“新常态”是指大局不动,灵活调整。现在是政策松动一些,但未来有可能在必要的时候收紧。  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则对货币政策“新常态”的提法有自己的观点:“新常态需要一个新的思维框架,不能讲货币政策,它是一个危机管理工具。”  对于定向降准、再贷款、SLO等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李慧勇表示,货币政策天职是总量控制,它的劣势在于结构调控,假如一直采取这种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与市场化的方向是相违背的,行政干预会越来越多,政策成本高,效率也会降低,“我不认为这是‘新常态’,而是特殊时期不得以为之的政策工具。”  市场人士认为,现在货币政策的首要任务是危机管理和防风险,所有的政策都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政策,并不会成为常态,调结构的政策滥用会造成极大的效率损失。  如果“新常态”将不是一个常态,那么未来的货币政策又当如何?如果“新常态”不是持续长久的状态,那么全面、大范围的降准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否可期?  温彬表示,从经济增长来看,全面降准和降息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增长,季度增长继续下挫,现在来看可能性不大;另一个则是外汇占款急剧减少,现在看来外汇占款持续减少不能排除。温彬预计,外汇占款再过两个月有可能会发生变化,不一定会持续下降。主要是看经济增长,如果增长能稳住,甚至在第三季度开始小幅回升的话,外汇占款就不会持续减少。  李慧勇表示,环比回升是好现象,但在历史上仅高于2012年同期(50.4),和2013年同期持平(50.8)。而2012年和2013年二季度经济增长率分别是7.6%和7.5%,都处于调整过程中。从分类指数看,新订单指数上升,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库存指数无论是原材料库存还是产成品库存都在下降,企业去库存仍在继续。而企业去库存,有助于未来经济的恢复,但是在短期内却是经济增长的拖累,对经济恢复不利。  温彬认为,虽然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存在,但刚刚公布的PMI数据比前两个月高,3、4月份小幅回升,这次回升比前两月幅度大,相关很多政策措施最近陆续出台,对经济带来一些影响,可能6月份的利好数据会越来越多。  对于“新常态”下使用的货币工具和涉及到的行业领域,温彬认为,定向降准、SLO都是总体保证金融市场结构的流动性和稳定的一些特殊政策。  宏观调控层面,连平也认为,“从利率市场化、央行调控的角度,未来还是希望从数量手段向价格手段过渡,更多地发挥利率杠杆作用。”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基准利率还没有足够的能力通过利率调整来影响实体经济。“既要实现银行和实体经济之间的合理配置,实现稳增长,又要避免货币量化宽松的投放导致出现问题,不管从数量还是价格,未来都有可能是结构性的调整为主。”  也有观点建议减息,而在连平看来,“未来可考虑只降贷款利率,存款利率不对称减息。”但都要考虑银行、实体经济的承受能力,“过去突出的是由数量到价格的转变,现在不管是数量还是价格,都是为了支持实体经济的薄弱环节。”(第一财经日报)

货币政策持续微调 定向降准机构或扩容  随着时间进入2014年年中,决策层进一步明确了货币政策的方向。5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  在实施范围上,有望适用“定向降准”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再限于“符合要求的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合作银行”。  “这个时间点的选择,显示决策层对实体经济的把握是精准的。如在二季度的最后一个月得以实施,对稳定下半年的经济目标来说不会太晚。”一位市场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定向降准范围扩容  与4月25日实施的“定向降准”相比,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定向降准”将支持的范围扩大至“三农”和小微企业。而在实施范围上,有望适用“定向降准”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再限于 “符合要求的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合作银行”,而是“三农”、小微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均有可能享受“定向降准”的优惠政策。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日前对媒体表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下行压力依然存在。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在调结构的同时,也能起到一定的稳增长作用,从而在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协同并进中稳增长。  从得到金融支持的角度看,“三农”与小微企业一直相对弱势。小微企业虽然数量庞大,但由于金融资源的分配结构问题,一直不是主要金融机构的关注重点。  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5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8%,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已连续3个月回升,预示我国制造业继续稳中向好。但从企业规模上来看,小型企业PMI为48.8%,与上月持平,仍位于临界点以下。  “小微企业数量众多,对于解决就业和经济活力有巨大贡献,但因为他们的融资需求分散,银行出于风险和成本考虑,要做小微企业需要很大的决心。”一位商业银行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全面降准预期下降  目前,相关政府部门对小微企业规模的认定存在分歧,但从此前经验来看,单笔贷款额度可能是符合条件小微贷款的主要特征。2011年,银监会发文允许商业银行的金融债券所对应的担负500万元及其以下的小微型企业贷款不纳入存贷比考核范围,允许商业银行将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型企业贷款视同零售贷款计算风险权重。  “至于比例的划定和考核标准,需要等待政策进一步的落实。”上述市场人士认为,央行等有关部门或将出台一套系统的管理方案来对此次“定向降准”进行精确的操控。  5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提出,要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截至今年4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为13.2%;前4个月,社会融资规模达7.18万亿元,人民币贷款新增3.79万亿元。  相比往年,这一货币增速并不算高,同时多项经济数据显示,目前宏观经济正在进入下降通道。多家外国投行还发声预期中国央行将全面降准。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定向降准”的消息一出,使得市场对全面降准的预期有所下降,上述市场人士认为,此后决策层可能更希望引导资金有针对性的宽松,而非全面的宽松,包括定向降准、公开市场操作在内的政策微调将成为常态。(每日经济新闻)

工作服公司

天津品牌T恤生产

天津定做男士衬衫

相关阅读